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歐委會對金融交易稅亮“綠燈”

 [ 根據歐盟委員會官網的資訊,按照程式,十國聯合徵稅還需要提交歐洲議會,今年晚些時候,委員會也會組織專門的圓桌會議商討具體措施 ]

  歐元區十國聯合徵收金融交易稅終於得到了歐盟委員會的支持票。歐盟委員會官方網站10月23日確認,以德法為首的 10個成員國正式提出通過“強化合作”程式推動金融交易稅的申請已無任何法律障礙,其將為統一的金融交易稅在這些國家同時啟動大開“綠燈”。

  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當天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我對此感到高興,這一稅種將為身處債務危機困境中的成員國籌集數十億歐元;此外,這也事關公平,即我們需要保證債務危機的成本也要由金融業來分擔,而非只是讓普通民眾擔負。”

  按歐盟的提案,金融交易稅所得將為歐盟統一財政預算提供巨大的財源,是推進歐盟一體化的重要推動因素,但上述消息卻並未對歐元市場造成多大利好。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一方面,金融稅的實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金融市場的投機行為,另一方面在短期內也存在分化歐元區金融市場的風險,甚至會導致區內市場分化分割,危害歐盟單一市場。

  財政聯盟的新財源

  根據歐盟委員會的設想,金融交易稅的基本徵收原則是寬稅基、低稅率。從2014年起對歐盟國家的債券與股票交易徵收0.1%的交易稅,對其他金融衍生產品的交易徵收0.01%的交易稅。負責稅務的稅務專員阿爾吉爾達斯·舍梅塔的測算結果是,如果歐盟所有成員國都參加,金融交易稅年收入將達到570億歐元。這個數字不容小覷,2011年歐盟財政總預算為1240億歐元,也就是說,光金融交易稅的貢獻就占到整個歐盟財政預算的46%。

  不過,目前歐盟27個成員國中,批准實施金融交易稅的只有10個國家,分別是法國、德國、奧地利、比利時、希臘、義大利、葡萄牙、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和西班牙;而包括英國及盧森堡、丹麥、瑞典等一些北歐國家對此仍然持否定態度。這些國家的反對使得稅收金額大打折扣,據歐盟的測算,歐盟十國的交易稅規模可能為100億歐元左右。

  儘管這筆錢規模不大,但仍被歐元區賦予了重任。按照歐盟主席範龍佩的最初建議,金融交易稅將用於推進歐盟實施統一的財政預算,不過在國家層面上,各國對於如何使用稅款仍然存在分歧:法國傾向於把這筆資金用於歐盟財政預算,德國則希望由各國自己掌控。歐盟的建議是,成員國按比例向歐盟提交稅額,只繳納部分交易稅用於歐盟統一財政預算,其他稅款留在各國自由支配。

  金融稅或難以完成重任

  歐盟委員會當天還就金融交易稅制度提出三點規劃建議:一是減少因成員國稅收體系不同而造成的複雜操作和扭曲競爭,加強歐盟的單一市場建設。二是徵收金融交易稅將使金融業對公共財政的貢獻更加合理。目前歐盟的銀行等金融服務機構稅負過低。更為重要的是,對於那些參與金融交易稅“聯盟”的成員國來說,在不增加普通民眾稅負的前提下就能獲得可觀收入。三是統一金融交易稅制度,使金融市場更加有效運作,減少純粹的投機性交易,防止金融市場出現急劇動盪甚至爆發危機,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巴羅佐也強調,這事關公平性,我們要確保金融危機的負擔要由金融業承擔,而不是普通民眾。

  從上述三點規劃中可以看出歐盟委員會為金融交易稅賦予的重要使命,強化單一市場、增加財政稅收以及降低金融投機。但分析人士認為,在短期內或許在稅收和抑制投機方面會起到一定作用,但長期來看,統一的金融交易稅可能會加劇歐盟的分裂。

  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肖立晟表示:“金融交易稅是抑制短期投機行為的重要工具,可以緩解短期資本的大規模流動、抑制貨幣投機、穩定匯率,使資本和資源更多地流向實體經濟而不是虛擬經濟,提高歐元區經濟資源配置效率,促進經濟穩定發展。”

  但同時,肖立晟對金融稅在強化單一市場方面的作用表示了質疑:“在歐債危機的衝擊下,歐元區邊緣國家與核心國家之間的國債市場、銀行市場出現了金融分化現象。為了規避未預期的風險,歐元區的跨境資本流動不再是從資本邊際收益較低的德國流向資本邊際收益較高的西班牙等國,而是反向流動。若此時在其中一部分國家徵收金融交易稅,可能會使歐元區內部國際資本的流動更加混亂,進一步擾亂歐元區經濟一體化下的金融秩序。”

  “或許你之後會陸續看到一些原本在法蘭克福或者比利時的機構將交易轉到金融城(英國)和盧森堡,這很正常,資本是貪婪的。”一位外資行分析師對本報記者表示。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英國等反對國加入該體系的可能性不大。英國金融城外匯交易市場比華爾街還多一倍,衍生品交易占到全區業務量的36%,在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外國公司數量超過世界上任何其他交易所;而瑞典已感受過金融交易稅給這個國家金融業帶來的殺傷力,近期內不可能再度嘗試;丹麥首相也明確表示,金融交易稅“會降低丹麥的經濟增速和就業率,養老金都會受到影響”。

  根據歐盟委員會官網的資訊,按照程式,十國聯合徵稅還需要提交歐洲議會,今年晚些時候,委員會也會組織專門的圓桌會議,商討這些國家的具體措施,並作出相應調整,但基本框架不會出現大的變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