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郭樹清:培育和完善鼓勵創造的機制至關重要-2

從公司制度來說,最近做了一個調查,上市公司中,很遺憾國有控股的公司大企業在公司治理方面得到的綜合評分還是偏低的,我們必須正視這個問題。中小板企業公司治理比大企業好,一般而言,不是具體到那個公司,總體來說,我們必須進一步深化國有企業和國有經濟的改革。通過將國有資產資本化,實現管理和運營企業化、市場化,我覺得會大大地增強我們國有企業競爭能力,改善公司治理結構,增強國有資本的活力。同時我建議,劃撥更多國有資產包括國有銀行和國有保險資產一部分給社保基金,過去只有上市的國企我們減持10%的資金到社保基金,我覺得劃撥30%到50%是可行的,政府部門不應該有那麼多企業的資產,以企業形態存在的資產,這樣可以從多個方面改善公司治理,實現保值增值。

  另外我們要大力鼓勵市場化兼併重組,現在上市公司兼併重組發展比較快,從我們部門來看做了一些改進,就是減少審批,給更多自主權,企業兼併的情況和重組情況就會有改善,現在上市公司70%的兼併重組專案不需要到證監會審批了,這是一個進步,我們希望能夠進一步提高這個比例。在結構調整和產業競爭方面,包括農村和農業也應該適當地減少行政的管制和審批,在保證農業用地用途不變,18億畝耕地總量不減少的情況下,和農民合法權益得到保證的情況下,應該加大市場流通和重組的力度,這是我講的第三個問題。

  第四項,要進一步深化政府管理體制改革,必須以更大的決心向市場和社會轉移和下放權力,也是責任,也是從事的事務。就是很多事情政府是管不了的、管不好的,最重要的是不應該管的。既然我們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20年前確定的這個目標,那麼我們就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就是市場能夠做到的,社會能夠做到,政府就不必要去直接管理。比如說像社會組織,必須下決心像十八大所說的實行政社分開、權責明確、依法自治,構建社會組織和基層組織。同時還要大力發展多種多樣的社會仲介組織,來從事教育、文化、救濟、扶貧各種社會事務。組織完好的社會實際上政府承擔的事情是有限的,必須是有限的政府,如果承擔無限責任政府效率是談不上的,服務效果也是談不上的。如果不減政放權,企業自主、社會自治和依法治國,這三個目標都實現不了,為什麼?因為政府都要管、政府都要干預,包括依法治國政府應該讓司法機構做,政府就不能做,我想這個改變我們不是說政府出於不好的目的管那麼多,各級政府往往出於好的目的,動機是很好的,但是效果很不好,必須做出這樣的改革。

  這裏我還想提到一條,我們要大力發展社會第三次分配的機制和體系,就是社會捐贈。現在根據有的媒體的統計,2011年我們全國大概各種慈善捐贈是800多億人民幣,占我們全部GDP的比例不到0.2%,大概是0.18%這個水準。而美國這些年來平均的水準將近3000億美元慈善和捐贈,占到GDP的2%這個比例,是一個相當高的水準。我們今天在座的朋友很多都是美國社會高收入者,他們很多人也是熱心公益事業的,捐贈的做法不僅是對社會收入分配的再次調整,而且對凝聚社會、團結人民都會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以上四項是近期應該綜合考慮的,著眼長遠的綜合改革。

  最後強調一下,改革的方式方法上,可能必須正確處理多種利益關係,堅持平穩有序推進改革。大家可能看到媒體報導我們的李克強副總理講到改革,說現在我們進入了一個深水區、攻堅期,利益關係的調整必不可免,所以很多問題必須謹慎地來處理。既要做好總體設計,又要鼓勵從基層試點,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充分調動發揮群眾的首創精神。任何一項改革必須把人民眼前利益和長遠利益,局部利益和整體利益緊密結合起來,把非根本的利益和根本的利益恰當地結合起來,特別是我覺得我們應該把那些想像的,看上去貌似是人民群眾的利益,其實不是真實群眾的利益,這個要區分開來,這些問題是我們改革能夠平穩推進的重要保障,一定要處理好這些問題。

  對我們未來的改革可能影響比較大的負面因素有這麼兩個方面:第一個,就是民粹主義。覺得老百姓提什麼,一部分老百姓說什麼都是對的,政府就應該作出回應,就應該給予回應,就應該落實,那麼就可能會影響到長遠利益、根本利益。第二個,就是狹隘的民族主義。使得我們不能夠繼續很好的保持我們一貫的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這個非常重要。所以這些問題我們應該及早認識到,要引起注意,它們消的極影響要充分的重視。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們高速公路,中國高速公路是很典型的例子,我們過去用貸款建設、貸款修路、收費還貸模式來運行,這個過程中有很多問題,包括發生了不少腐敗的問題,毋庸諱言,有的省連著幾個交通廳長貪贓枉法,攬工程拿回扣要好處,這些都有。總體上來說中國貸款修路,收費還貸應該是成功的模式,特別是對發展中國家,我們僅僅用了20年的時間,第一條高速公路是八十年代建的,長一點是大連到瀋陽,短一點是上海到嘉定,都是87、88年建成,也就是20多年時間建成世界上僅次於美國,很快可能會超過美國的高速公路網路,這個成績是非常大的。但是大家想說現在有很多批評和抱怨,為什麼要收費,美國也不收費,歐洲也不收費。這是另外一個模式,就是靠收稅建這個路。我們大家都很希望不用交費又能有很好的高速公路,我本人很贊成,但是這樣的事情世界上不可能有的,我們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所以償還公路收費是一個過程。大家發現有些公路收費超過原來期限,首都機場高速路早就超過了,沒錯,我們應該注意到五環路原來是銀行貸款也要收費的,後來不收了,類似的問題,具體案例我不去講了,總體上像這樣我們必須有一個正確的態度,使這些利益得到很好的處理。國慶日我們對小汽車放開,不收費了,當然很好了,很多人群得到了好處。但是後來看網上和媒體方方面面評論,包括上市公司和投資者的投訴,又有很多抱怨,就可見高速公路收費或者免費的問題都不那麼簡單,涉及到很多關係需要處理好。

  對於歐洲和美國出現的危機,要認真總結,我們更應該認識到需要把複雜的利益關係處理好。比如說美國金融危機是發端於次貸,什麼是次貸,就是次級客戶的貸款,什麼是次級客戶,就是還款能力有問題的客戶。歐債危機就是國家發債太多用於高福利,超過了自己的能力,最後大家統一來承擔。我以為這兩個危機都和民粹主義有很大的關係,所以必須避免這樣的失誤,才能使我們能夠沿著正確的方向來深化改革,在改革過程中一定要防止極端民主化和極端自由主義行為,才能使改革取得成功。我前面說到我們不要把狹隘民族主義當做愛國主義,比如說我們說釣魚島歸屬的問題,毫無疑問屬於中國所有,無論是歷史上、地理上、法理上都是沒有問題的,都可以找到很多證據。我們應該在國際政治、外交、軍事場合進行堅決的鬥爭,這都沒有問題。但是,我們很不提倡、很不贊成看見日系的汽車去給劃一道子,或者把玻璃砸了。當然王波明汽車可能是美國的汽車,因為他是美國回來的,我覺得無論是日本的汽車或者美國的汽車都不要砸,砸汽車實在是沒有任何好處,你的親戚可能就是在日本投資企業裏工作的,可能就是你兄弟姐妹,被砸車的人就是你的叔叔、阿姨,這個究竟誰對有好處呢?對誰都沒有好處,所以這個問題也是我們需要高度重視,希望我們《財經》論壇能夠關注最基本的社會問題。

  謝謝大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