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百達翡麗:堅持家族運作 將命運攥在自己手裏

六歲的Thierry Stern在父親的辦公室裏無意間打開了抽屜,現於眼前的一塊琺瑯懷錶立即讓他著了迷。也就是在那一刻,Thierry決定以後要像他的父親一樣進入製錶行業,但那時的他並不明白未來他接掌的是一份怎樣的家族事業以及與之相隨的重任,他就是很喜愛表而已。

  坐在記者眼前的Thierry回憶起兒時的那一幕,依然令他興奮不已。此時的他已經正式從父親Philippe Stern手裏接過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的接力棒,繼續延續這份已經擁有170餘年歷史的家族事業。不變的是他對製錶的滿腔熱忱。在Thierry看來,只要堅持對高品質的追求,利潤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同時又能掌握公司的命運並承擔對員工的責任。

  日前百達翡麗總裁Thierry Stern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專訪時就市場、家族管理以及接班計畫等話題表達了他的看法。

  依然供不應求

  女士表市場占比將攀升

  第一財經日報:關於“奢侈品消費在中國放緩”的言論,不知您是否認同,能否結合百達翡麗在中國市場的業績來談一下?目前,中國市場在百達翡麗全球市場中佔據怎樣的位置?

  Thierry:奢侈品行業的整體放緩已經成為一個現實,而且我們對此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因為以往歐洲的經濟危機、美國的金融危機已經使得奢侈品行業出現放緩的跡象,那麼總有一天會波及到中國,這在我們看來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情。

  即便如此,我們相信對於真正高品質、具有持久價值的奢侈品來說,仍舊是有強大的市場需求,那些只注重時髦的奢侈品也許未必有那麼大的市場。對於百達翡麗來說,我們仍舊是屬於一個小而精的企業,產品依然是供不應求。過去可能需求是產能的150%,現在即便市場有所下滑,需求對比我們的產能也維持在120%左右。

  現在我們最大的市場還是歐洲,占比40%,而包括中國、日本市場的亞洲銷售占全球銷售的33%,然後是美國市場(占17%)。在這些數字的基礎上,我要強調的是,百達翡麗注重各個市場的均衡發展,不然會有過多的冒險。

  日報:您覺得中國腕表市場還有怎樣的增長空間,比如說女士腕表市場?我們知道男士對腕表的投資和收藏表現得更為積極,百達翡麗如何拓展女性市場?

  Thierry:目前男士表和女士表是“七三開”這樣的一個規模,但是確實如你所說,我們覺得女士表的比例會進一步攀升。以往女士表可能主要還是石英表,因為它的時尚性更容易表達,而且一開始女士表的表主可能在上鏈、時間條方面希望有一個比較容易入手的方式,所以一開始對她們來說這是一個比較理想的選擇。

  但現在越來越多的女士表主開始轉向機械表,特別是像一些複雜功能的機械表,這樣的需求開始不斷地放大,我覺得這已經成了一個很大的趨勢。而且從我個人角度來說,我認為男士表和女士表必須要同步推進,而且我希望現在已經“七三開”的比例如果能夠達到“六四開”,會是一個比較理想的比例。

  售後服務對家族

  品牌聲譽極為重要

  日報:過去幾年奢侈品牌在中國迅猛發展,但售後服務體系始終跟不上擴張的步伐,消費者對品牌售後服務的投訴也越來越多,尤其是腕表和箱包類產品。奢侈品牌為何在中國忽略售後服務體系,成本是否是原因之一?

  Thierry:中國的奢侈品行業,特別是箱包和腕表有如此多的投訴,我覺得簡單的解釋可能是有些品牌比較忽略售後服務,因為它是作為一個成本中心存在的,所以品牌並不十分重視這項服務。

  如果複雜地去解釋,可能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維修需要比較長的時間,而中國的客戶或者表主往往是急性子,所以等不及。第三點也是業內存在的一個問題,就是製錶師的短缺,這在歐洲已經有苗頭,對於中國來說更是如此,很難找到足夠數量且經驗豐富的製錶師。

  以百達翡麗舉例,建立售後服務體系的投入是非常巨大的,但也是十分必需的。我們的做法是在上海成立製錶師培訓中心,由我們來自日內瓦的高級製錶師提供培訓,以此來保證中國的售後服務達到和國外一樣的水準。而相關的人力,在上海的售後服務支出力量在20人左右,北京銷售加技術力量是20~25人左右,還有場地的問題。我們還在不斷地加大投入,加大我們的培訓力度來確保有一個較為理想的平臺。

  日報:百達翡麗目前在中國只有兩家專賣店,但已經配備和國外統一的售後服務體系,這在奢侈品牌中很少見的,作為第四代家族繼承人,能否介紹下您主張的經營理念和公司戰略?

  Thierry:未來奢侈品牌在中國的售後服務是否會趨向完善還比較難說,因為確實現狀就是很多品牌不那麼重視。但對於百達翡麗而言,畢竟我們是一個家族企業,代代相傳,而且這個衣缽以後還要傳給我的孩子,所以家族、品牌的聲譽對我們來說是立身之本,因此售後服務是極為重要的。

  市場上很多品牌的手錶維修期只有三十年,那之後就無法進行維修,我認為這是不能接受的。百達翡麗創立之後所生產的任何一款表,我們現在都具備維修能力,正是因為強大的維修能力,才能使得在諸多名表的拍賣上,百達翡麗的表一直都能獲得很好的拍賣價格。

  當然要達到這樣終生的維修能力,必須要有一個前提,就是所有的零部件公司必須要有足夠的庫存,再者就是,失去庫存的零部件,公司必須具備再製造的能力,我們在這些方面都做好了準備。光是內部製錶師的培訓中心我們就設立了三個,一是針對公司自己製錶師的培訓中心,第二個是針對零售商的,第三是針對學生的。我想強調的是,售後服務這塊永遠是一個成本中心,不可能是利潤中心,但公司要堅定不移地在這方面投入。

  日報:除了售後服務體系的建立,不久的將來百達翡麗在中國還會有其他的投資計畫嗎?

  Thierry:以後也許會在中國開設第三家專賣店,但還沒有明確的計畫。最主要的制約因素就是我們表的供應跟不上。而且現在我們並沒有計畫大幅度擴產,這是最主要的原因。在中國開店很容易,但我們沒有足夠數量的表來支撐中國如此龐大市場的快速發展。

  再者,我們畢竟是家族企業,不是上司公司,因此不受限於股東也不是完全的利潤導向,對於我們來說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生產出最高品質的表。

  堅持家族運作自己掌握命運

  日報:許多過去是家族式的奢侈品牌現在已經轉向公司、集團化運作,百達翡麗為何依然堅持家族運作?

  Thierry:如果光是為了錢的話,我現在甩手不幹也可以活得非常舒適,但我的滿腔熱情就是要生產出高品質的表。而且通過獨立的家族運作能夠將命運緊緊地攥在自己的手心裏,而不是命運被攥在股東的手裏。

  還記得自己最開始工作的時候就是懷抱著對表的滿腔熱忱,在琺瑯工藝、表的設計、新的機芯的開發方面,我投入了大量精力,最終並不是只為了錢。因為一旦你上述幾個工作做得好的話,利潤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現在在我的位置上不斷地追求高品質,追求工藝美學,給我帶來了巨大的享受。這才是讓你覺得自己是一個最富有的人,而且你能夠掌握公司的命運,而且還可以對得起你手下如此多的員工,這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日報:您多大的時候開始意識到將來您要承擔起延續這個家族事業的重任?作為家族接班人您覺得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對您的小孩是否也有這方面的職業發展規劃?

  Thierry:我其實最早是在6歲的時候就已經打定主意要走手錶的職業生涯。當時我在父親的辦公室裏,打開他的抽屜,看到了一塊琺瑯燒制的懷錶,當時還不能摸只能看,就已經是非常的著迷。

  自那以後我就開始決定要進入表的行業。剛才所說的琺瑯懷錶也是百達翡麗博物館的第一塊藏表。我父親從來沒有推著我往表的圈子裏去,而是一直說“再看看吧”、“再看看吧”,是我自己一直打定了這樣的主意,所以才是到今天這樣一個執掌公司經營的位置。

  講到交接班還是一個非常自然的、水到渠成的過程。在我擔任公司總裁前十年,我已經是公司董事會的三人成員之一。而在此之前,我在公司也已經工作了十年。所以我早就融入到公司所有的工作中。而且我們通常是這樣安排的:首先在董事會上我只是聽,然後去問問題,然後才參與決策,這樣一步步地適應管理公司的重任。

  對於我自己的孩子我並沒有任何計畫,因為我覺得首先要保證孩子良好的教育,確保他們在學校裏面有好的成績,最終是他們自己來決定以後要走什麼樣的路,我絕對不會干預。因為我個人認為,人生只有一次,所以孩子自己的快樂、自己的生活最重要,哪怕他以後想做醫生,只要是他做一個好的醫生,一個真正專業的醫生,我完全是支持的。
返回列表